占星

=垃圾写手
=桃傲天

欢迎扩列,相遇即是缘。
您的每一次喜欢希望是发至您内心的,喜欢我的文字。
对此,我会表示真挚的感谢。

圈子很杂,关注请谨慎。

噢我还喜欢日常瞎逼逼不还债。求你们和我玩和我扩列。关注我就要来和我互动呀我又不凶💥

【杰园】/【all园】关于那位园丁小姐(番外)

注:本文属于《关于那位园丁小姐番外系列》

•OOC注意【高亮】
•私设众多,纯脑洞向【高亮】
•私设杰克大艾玛六岁
•故事为十二岁杰克x六岁艾玛的初遇
•(半)友情向
·由于艾玛误认杰克为女性,所以本篇艾玛对杰克的称呼皆为“她”。
•以上?

OK?→

【杰克视角由单—— @D先生★ 完成】
【艾玛视角由桃花——@占星完成】

「园丁视角」(“你”=园丁)

         你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普与惠风乍起携带着的温暖在惬意与慵懒之下睁开了双眸,并带着靓丽的心情准备迎接新的一天。

        瞧,你看见了你亲爱的父母,他们和蔼可亲且十分宠爱你,你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你总用自己清澈的声音亲切的呼唤他们为"父亲大人""母亲大人"。你觉得一切都幸福美满。

         你想今天也可以去自己的小花圃玩了,那里有你倾注心血所栽培出来的美丽花朵,你喜欢看它们摇曳在和风中的模样,那些花瓣随风飘散,自由自在,很漂亮。

       现在,你与你的稻草人先生在一起,你将他摆正,给他戴上花环,向他倾诉自己埋没于心中的小秘密。你觉得和他在一起绝对是一段愉悦的时光,他就像你最亲密的知心好友一样。

         顺便一提,你的父亲是经营纺织厂的小型工厂主,你们的家庭还算富有,甚至时而会去参加名门贵族的盛宴与舞会。你的父母亲相遇,相识,相爱并生下了你。

         你的母亲则是个极其温柔而慈祥的人,她看起来和善极了,且身旁总有着沁人心脾的清香。你也很喜欢和她待在一起,这样会使你感到舒心。

         你在他们眼里就是个可爱小公主。

         你和你的父母生活在一栋小别墅中,在你眼里那是幸福的停靠港湾。家人把你保护得很好,很以致你从未接触过世俗,对于所有的虚荣、势利、残酷你都未见识过,你完美地避开虚浮与庸俗了而。这造就了你略显天真无邪的性格,眼底也不曾蕴藏着阴霾,你就像个小太阳照耀温暖着周围的人。

          你从很早起就接手了打理自家后院的工作,从小你就显现了你高人一筹的园艺技能,你的父母对此感到惊喜,并且给予你了极大的期望。当然——你也很乐意成天沉浸于自己的田园之中,虽然年岁尚小,父母亲暂时不允许你过早拿起那些隐匿着危险隐患的农具,但精明能干的你仍然领悟出了许多园艺诀窍。并且你精力充沛,在那里玩闹一天也不会感到疲惫不堪。

         在这个你自以为和谐美好的世界里,你是单纯的,你认为每个人都是仁爱的,所有人都会得到上帝的救赎与眷顾,那些慈善家也会施舍那些一贫如洗的贫民们。

          噢,今天又是美妙的一天。
          你再次这么想着。

——————★——————

          言归正传,现在你的父母让你去买些美味的面包。每一次出门都让你感到新奇,这对你来说就像一场小小的冒险。你穿上了你最喜欢的可爱小裙子,踮起脚尖和父母一个劲挥手告别,然后一蹦一跳开始你的旅程。

          你娇小玲珑的身躯走过坑坑洼洼的羊肠小道,穿过繁华热闹的大街小巷,即使已经日暮时分,街上的人们仍然络绎不绝,语笑喧阗。你在提着面包与随手摘取的花朵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间转来转去,偏远了嘈杂,最终转到一个狭隘的小巷。

          被时光侵蚀过的巷子布满斑斑驳驳的苔痕,这里洋溢着死寂而狭窄逼仄,让你感到很不适并且背后发凉。落日余晖的照耀下你隐约看到一个人影,萌发的好奇心驱使着你,你搓搓眼睛试探般的上前几步,人影清晰后你却惊呼一声。

“呀!!”
“天哪,你的伤好重!你应该去医院!大姐姐!”

          那看起来是一个比自己大了不少的姐姐,但却衣衫褴褛,凌乱的发丝随意散开,她独自蜷缩在角落,很快夜幕降临了,一定很冷的吧?更让你怜悯心萌生的是她身上的伤口——得知道,平时你最重的不过是小磕小碰的擦伤罢了。噢,这一定很疼吧?你的担心从你的翠绿眸子里流露出来,现在去寻求护士小姐的帮助应该还来得及。

          对方的沉默不语让你疑惑,难道是姐姐没法发出声音吗?你蹙起了眉头,小步往她的方向靠近,她似乎不是很欢迎你这个来客。但你实在舍弃不下这位大姐姐,她的伤势令你担心。正当你要触碰到她的时候,对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噗。”

          你怔了俩秒,然后连忙捂住嗤笑出声的嘴,忧虑大致也迎刃而解,你露出笑颜以示友好。大姐姐一定饿坏了吧?你暗想着,低头从袋子中拿出最大的那块面包。刚刚出炉的面包外皮酥脆,内层则绵软细腻,还有着淡淡的香味。你自个也咽了口口水,然后大大方方递给了那位姐姐。

          她貌似已经挨冷受饿一阵子了,毫不犹豫地接过你的面包狼吞虎咽起来。你看着这位姐姐再次展露了笑容。你乖巧地站在一旁等待。

“……谢谢。”
“咦?原来大姐姐你会说话呀!我还以为你不会呢……”

          虽是十分嘶哑的声音,但你仍然对她的感谢感到惊讶。你眨巴眨巴眼睛歪头回应到那人,你不禁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感到不好意思,吐了吐舌头,又有几分抱歉的意思。

“—你看上去很饿,这些面包就都给你吧!”

          突然回想起刚刚对方饥不择食的模样,犹豫半分你决定慷慨地将面包通通赠予她。这样姐姐会不会体验到幸福的味道呢?一定会感知到丽莎你的心意把!你心中美滋滋地想到。至于自己的父母亲,他们是一定不会责怪你的,甚至会为你的善良行为自豪呢。于是你期待地望着姐姐待她收下这份面包。

“呃…谢谢。”

          你转念一想,这句感谢也是不错的报酬。她那沙哑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有些让人心疼,但在你眼里那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回报。你连忙将面包塞到她怀里,顺带将一束沿路采摘的纯白野花给了她。那花很漂亮,虽平庸到随处可见却纯洁无暇,你觉得这一定很适合这位姐姐——即使每天放在床头,也是不错的选择,这样姐姐每天清晨看到的就是你的花儿与心意了。

“大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你这么想着,心情又倏地靓丽了几分。从欢愉在回过神来,才想起询问对方的名字。你挠了挠头,手将自己华美小裙子的布料攥紧于掌心,目光凝聚于那位大姐姐身上。说实话的,虽然你性格开朗外向,但你过于沉浸于园艺,很少交到真正的朋友。你想尝试、尝试与眼前的姐姐结交,纯真的你已经在心底对她产生好感了——当然,也掺杂着怜悯心,善良的本性使你想要继续帮助她。你有点紧张,害怕她连姓名都不愿告诉你,如果连基础的信任都没有搭建,你的幻想都是无意义的了。

“……Jackie。”①
(注释:此处是杰克发音不标准,将jack念成了Jackie)

“欸?好的!我知道啦!杰奎琳姐姐!”②
(注释:Jackie可翻译成杰奎琳,其实应当说是杰奎琳的爱称(相当于亲昵一些的称呼))

          你怔了怔,紧接着笑逐颜开,激动地在她眼前蹦跶起来,就像一只欢快的小兔子,随口便当场用上了亲密无间般的昵称,就差蹦到对方怀里给她一个温暖的抱抱了。

“好吧,那么这位小姑娘,你又叫什么名字呢?”
“啊!真抱歉,我都忘了说自己的名字了呢…妈妈说这是不礼貌的行为,抱歉啦…嘻嘻,我叫丽莎•贝克!说起来,大姐姐你的伤…?”

          最初的紧张与现在的兴奋让你早就将妈妈教的举止礼仪抛到脑后了,这让你一时有些尴尬,一个劲地像对方表示自己的歉意,然后笑吟吟地报上自己的名字,还装模作样地学着那些贵族小姐们踮起脚尖,提起裙摆,微微低头颔首,又俏皮的来了个wink。再次回过神来,入眼的是对方的伤势。怎么把这个忘了,你在心中自责道,然后连忙上前询问。

“不用担心,这些都是小伤而已。”
“欸……?可是……?”

           怎么可能是小伤?你明知这是安慰罢,却仍然心急如焚,执意般继续询问下去,却被对方的话语打断。

“我没事。倒是你,小丽莎——天快黑了,路上不安全,你快回家吧,你的爸爸妈妈会担心的。”

          这说的倒也是,你抬头仰望那已晚的天色,父母一定会很忧虑担心自己的吧。虽说你仍然有点放不下这位姐姐,但回家和父母报平安貌似才是正事,并且谁知道这里个偏僻的小道上会不会冒出个盗贼来。既然姐姐她自己都说没事了…那么就信任一下她自己可以解决吧!于是你稍稍点头以示同意。

“唔……好的!大姐姐你也早点回去吧。那……明天我可以来找大姐姐玩吗?”

          你对她报以回应,手指轻轻点在嘴唇处思索半分,扯扯她的衣角,用一副楚楚可怜再次邀请道。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吧?你内心深处认为对方一定会答应的。并在心底默默策划着要带些医疗用品为姐姐包扎伤口。

“好啊。”
“那就……明天中午两点吧!大姐姐一定要来哦!”

          你数起自己白皙稚嫩的手指,然后竖起俩根踮起脚尖在她眼前晃了晃,插着腰故作严肃的和她约定了一番。接着你便笑嘻嘻的跑走了,还一直回头朝她打招呼,跌跌撞撞,兜兜转转着跑出了巷子。

能认识大姐姐真好。你嘴角上扬展露出甜甜的笑容。

——————★——————

那一天,是十二岁的少年杰克与六岁的女孩丽莎的初次相遇。

谁也不会想到,在很久以后,他们会作为猎人和猎物在名为欧丽蒂丝的庄园内相遇。

——————end——————

「all园」关于那位园丁小姐

         艾玛·伍兹,不得不说她是个讨人喜爱的小姑娘。可幼时的那场烈火却焚烧着给她本该温馨而愉悦记忆留下深深的恐惧烙印。懵懂无知的艾玛似乎就这么被扼杀在熯天炽地的炽热火焰之中,她被送到了孤儿院度过孤独无趣的日子。

         小小的艾玛在灾难来临前曾悄悄走过母亲的房间,内心深处的好奇让她搬起小板凳窥窃母亲与另一位上等人的窃窃私语,她清晰的看见那人阴险的微笑。那是父亲新结识的好友,艾玛并不喜欢他,他眼底似乎酝酿着阴谋。天真无邪的小艾玛却并未察觉将要来临的暴风雨,只是乖巧的听从父亲的话陷入恬静梦乡。

         兴许是一夜好梦。

         而缤纷美好的虚幻梦境在第二天就被轻而易举打破了,小艾玛一夜之间失去了可以依靠的父母。她只能哭,毕竟她当时仅仅是个九岁的孩子。她无法考虑这么多,她脆弱的心灵防线一点点崩塌着。

         孤儿院的孩子们似乎都比同龄人成熟许些,他们都没有得到上帝的眷顾,就像是被折断翅膀坠入地狱的天使们。但小艾玛倒是幸运几分,她在悲痛之中找到了另一个可以将自己从孤独的泥潭拉出来的喜好——园艺。于是小艾玛拿起园艺剪与水壶,精心打理着孤儿院的后花园,她与她的稻草人哥哥一同沐浴在太阳的光芒与洋溢的芬芳之中。但在这同时也使得她与其他孩子看起来格格不入,更为孤僻。甚至有些调皮的孩子戏称她是精神病患者,她喜欢和一个稻草人讲话!这在其他孩子眼里是多么的可笑。但艾玛并不在意这些,她觉得稻草人就像她的家人一样守护着她。不过也因此交流能力较为低下,但孤儿院里的孩子们也不会去找她罢。

         直到另一个人闯了进来,打破了小艾玛孤独一人的生活。

         那天艾玛照常打理着她的小花园,她为她的稻草人哥哥编制着最为美丽的花环。可墙角枯叶窸窸窣窣的声音打断了她手头上的工作,是谁的到访呢?小艾玛藏匿于心底的好奇心被点燃了,她迈开步子,走向声音的源头。

那是一位看起来有些狼狈的先生。

         对于这个常年无人甚至之前寸草不生的荒芜花园,这可是稀客呀。虽然这位先生进来的方式比较独特而令人怀疑就是了。艾玛想着,悄悄折下一朵最为美丽动人的鲜花,上前去揣着期待小心翼翼的问道,语气有些胆怯。

“嘿,先生…?你要花吗?”
“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了…?”

         克利切·皮尔森很烦躁而愠怒。他刚刚才干了一架,其他的混混与贼头试图来窃取他的财富,单挑的话对从小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偷鸡摸狗,学习赖以谋生的技巧的克利切可以轻松击退这群小贼。可这次他们倒是带了群小弟一起来围攻他,克利切终究众寡悬殊,口袋里的钱全被摸走了。追逐那群混蛋时反倒鬼使神差进了孤儿院,克利切记忆中他隐约记得对这个地方有支助过,但他心情不大靓丽,不靓丽到想要大吼一声甘霖娘的那种。管不了这么多吧,翻进去先。

         然后他就看见了我们的小园丁。

         克利切先是感到略微的诧异,他的记忆里这个普普通通的孤儿院可没有满园春色。于是俩人干瞪着眼,园丁迷茫的瞅了瞅这位先生,踮起脚尖在他眼前挥挥手,又突然意识到什么,垂下头来撇撇嘴,试探性地再次询问。

“是先生不喜欢吗?”

         艾玛·伍兹草帽下那双如同翡翠般清澈眸子里好似镀上了一层浅浅的失望,毕竟这位她对自己接近完美的园艺技能一直信心满满。社工觉得自己有那么一刻陷入她的翠绿眼瞳里了,然后他晃晃脑袋,重新打量这个小姑娘。她穿得朴素极了,甚至有些简陋而破旧,手套上还残留着泥土与污渍。不过人倒是俏丽极了,完全是个白白净净、明眸皓齿的漂亮女孩。克利切连忙回应,接过人手里的花儿。

“噢,不。很漂亮。”
和你一样——下次就顺手都带走好了。

         克利切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艾玛黯淡下去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她眼里的欢愉克利切看得一清二楚。也许今天也没这么差,他暗想着,这时小艾玛又蹦哒了起来。

“对了,我叫艾玛·伍兹!”
“克利切·皮尔森。”
“那,克利切先生,您等我一下!”

         克利切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袒露出自己的名字了。假名在这个危险的、人们只能维持岌岌可危的虚假关系的社会明明更为安全。但他转念一想,这只是个小孩子罢,但孤儿院之中涌动的也许是滚滚暗流,这些孩子少数人已过早接触这个残忍的社会,若她也是像自己那样狡诈的人——虽然不愿承认,他可是很喜爱做所谓的的啊。

         当克利切心里打盘算时,艾玛已经蹑手蹑脚拿来护士小姐们的医疗箱,她娇小玲珑的身躯完全可以悄无声息地溜进去。艾玛拉着克利切就地坐在花丛中,倚着她亲爱的稻草人哥哥。日暮之时降临,只见殷红残阳普照着搽清这个污浊肮脏的世界。园丁小姐她借着日暮的金色光辉,用她生涩的手法小心地帮社工粗略的包扎好伤口。克利切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她,他感觉时间好像停滞在这一刻。

好像自己陷进去了,不大妙呢,
艾玛·伍兹小姐,你就像这世俗之中闪烁的光芒啊…。

此时克利切尚未料到,未来的园丁小姐再次帮他治疗时,他们已经跌入诡谲的死亡游戏。
当然,这是后话了。

——T.B.C——

啊你们好啊XD第一次发敲紧张
感觉自己文笔好垃圾…x如果有什么建议希望大家可以提出来orz
ooc有的。私自捏造有的。
现在是写着社园,以后乱七八糟关于园丁的cp可能都会写到!!
还是希望大家能够喜欢…qaq谢谢!